• <table id="eggec"><noscript id="eggec"></noscript></table><table id="eggec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eggec"></table>
  • 內劇場

    • 建筑類型: 觀演建筑
    • 建筑規模:10㎡
    • 設計內容: ——
    • 項目地點:山東 淄博
    • 設計周期: 2017 -2017


      

    八零后的這一代中國人,很多人都有著關于集體生活的童年記憶:機器轟轟作響、煙囪高聳入云,每到下班時候,人潮就涌出工廠,四散在周邊的集體宿舍中;而“禮堂”無疑是集體生活的精神核心——會議、演講、電影、戲劇、典禮……集中了最多的共同記憶。 

    山東省淄博市,曾經是聞名全國的瓷都。散布淄博市周邊的瓷廠中,尤以昆侖瓷廠有著最為輝煌的過去——這里不僅是周邊效益最好的瓷廠,更培養出了幾位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,為人民大會堂提供國宴用瓷。如今,三十多年過去了,瓷廠早已在破產改制的浪潮里走向沒落,位于瓷廠生活區中心的“工人俱樂部”,也面臨著被拆遷的命運。

    當我們第一次再回到瓷廠工人俱樂部的時候,它的內部空間大部分已被拆除,只留下了一個殼子。這座被時代拋棄的房子歷經興盛與衰敗,時光趨近于停滯。有趣的是,一個建筑成為廢墟的時候,它更本源的意義開始顯露出來。我們意識到,這座“工人俱樂部”,曾經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——仿佛是“社會主義”的“教堂”,它統領著工人們的精神領域,集體生活的喜怒哀樂都在這里被撫平,人們經由“工人俱樂部”不間斷的電影、演講和會議等等集體活動,達到精神步調的完全一致,整齊劃一,構成了那個時代的最鮮明的底色。

    而“工人俱樂部”最終被清拆,替換以商業開發的住宅區,正是集體生活時代一個遲來的正式謝幕。而從那個高潮迭起但終歸平靜的時代走出來的人們,仍然若有若無地有著特殊的時代烙印。我們希望以這個小小的建筑裝置,紀念那個已漸漸遠去的,令人或避而不談或欲言又止,但曾經深刻地影響了一整代人的時代。

    營造的開始,來自于純粹的個人記憶:“工人俱樂部”熙熙攘攘,人山人海,那個集體生活的高潮時期。極其普通的材料:白色墻體與鏡子,試圖編織出另一個世界,讓曾經出現在這里的人和故事,活生生地復活。只是,鏡中的每一個“人”都是對“自我”的不斷復制,看似壯觀的盛景,其實只是一個人或者說一個“符號”的自說自話。時隔二十年,人們將再一次在鏡中看到仿佛當年的盛景,只不過皆為虛幻。

    視線決定了裝置的存在狀態。在入口處,“劇場”的幻象與廢墟同時出現;在裝置內部,人們將看到不斷復制的自我,廢墟被屏蔽其外。在工人俱樂部舞臺的中央,我們描繪了一個巨大的圓形“幕布”,放映建造期間在俱樂部放映室找到的若干手繪幻燈片——大部分是當年在正式電影開始前放映的,時代特征鮮明,我們對它的做了簡單的修復——圓形的“幕布”仿佛透過時代的望遠鏡窺視著當年的片段。

    “內劇場”沒有立面,只有剖面。錯動的兩片外墻制造了內劇場的的入口,令參觀者首先看到鏡面中完全反射的自我,再步入“內劇場”;也將俱樂部的空間經由鏡面投射入內部,補全了“劇場”的舞臺和樂池部分。

    極度簡單的純白色外墻,令外部形式消失,空間開始出現。位于俱樂部中軸線上的兩片墻劃定的狹窄高聳的空間,形成了一座虛空的“紀念碑”。

    這是一個沒有功能,只有內容的裝置。3月5日展覽開放僅四個小時,就迎來了三百余人前來參觀,令我們意識到了社區建筑裝置與集體記憶的巨大力量。對這些驅車三十多公里專程前來的曾經的瓷廠職工來說,“內劇場”令他們逝去的青春與日漸模糊的集體回憶有了安放與憑吊的寄托。



     

     




    項目名稱:內劇場

    建筑師:李豪

    團隊成員:李林,康偉,李冬雪

    攝影:康偉

    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,婷婷成综合人网,伊人开心22.yiren